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14

 

年末繁忙,头脑混乱,不知所云

 

2100.

微博梗

 

七代目上任

鸣人捧着合约满脸问号:“无责任底薪?”他拽着卡卡西不撒手,质问道:“是说木叶没人负责给我发工资吗我说!”

卡卡西:“……”

带土:“傻狐狸,无责任底薪还不好?四战后木叶耍心机跟我签了责任底薪!每天任务完不成别说年终奖,连房事都要减半!”

 

2101.

当件套失散

 

柱斑失散

百公里外,柱间挑了挑眉,兴奋地向北方跑去。

“我感觉到了!斑在这个方向!”

百公里外,斑猛地坐直了身体,兴奋大喊:“我感觉到了!柱间快要过来了!”

泉奈:“喂,你哥距离我哥多远?”

扉间:“三百多公里吧。”

 

扉泉失散

商场中,扉间站在广播厅里,指挥着工作人员发广播。

“现在播报一条寻人启事。宇智波泉奈小朋友,宇智波泉奈小朋友,请听到广播后迅速联系工作人员,你爸爸很着急!”

听完广播后的泉奈阴鸷一笑,拿起手机:“喂,110吗?对,刚才有个变态猥亵我!他的姓名电话体型特点是……”

 

带卡失散

慰灵碑前,暴雨将卡卡西的头发淋湿,白色的碎发贴在额头,越发看不清他的神色。

不远处,草丛里趴着一个戴着面具的神秘人,他就那样看着慰灵碑前的少年,看了整整一天。

 

止鼬失散

“大婶您好,请问您看到一个眼睛很大,梳着小辫子很乖的男孩子吗?”

“大叔大叔!刚才跟我一起买丸子的孩子您看见了吗?”

“四代目您刚从公园回来?看到小鼬了吗?”

少年止水脚步越来越快,竟然在焦急中顿悟的新版本的瞬身术,完全没发现一直跟在身后不远的男孩。

“哥哥!”小小的佐助像个团子一样扑进鼬怀中,奶声奶气道:“你笑什么呀!”

鼬笑眯眯地说:“因为看到了让人开心的事情啊。”

 

鸣佐失散

鸣人发现佐助不见了,立刻变身九尾模式,尾兽拔地而起,金发少年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啥是GAY给给给给给给给给给——!!!”

佐助发现鸣人不见了,立刻开启万花筒写轮眼,高达一开,他举起扩音器,大喊:“拿撸多多多多多多多多多——!!!”

围观群众:“这么明显俩庞然大物,你俩还对着吼什么吼!”

 

2102.

关于战国组的粉丝

柱间:“抱歉抱歉,我也没想到木叶全民都是我的粉,哈哈!”

扉间:“哼,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师,学生粉自己是正常的。”

斑:“我得疯狂迷妹迷弟太多了,敢近身的只有柱间。”

泉奈:“……你们聊,我先走了。”

 

记者:“请问各位对战国组最美好肉体评比有什么想说的吗?”

斑、柱间、扉间纷纷脱掉上衣开始秀肌肉。

泉奈:“……你们聊,我先走了。”

 

泉奈其实很悲惨,战国时代贵族审美一向是青睐他这样纤瘦的美男子。然而忍者们却只想嫁给身材结实,一看就能活很久的男人。

喜欢他脸的不愿意嫁给忍者。

忍者妹子又不喜欢他的脸。

 

泉奈:“QAQ没人愿意跟我处对象……”

扉间:“别伤心,我也是。”

泉奈:“起码还有男忍者追你!”

扉间:“我并不想要好吗!”

他们两个一言不合就在被窝里打了起来。

 

2103.

木叶幼儿园

鸣人宝宝自己坐在秋千上,冷漠地看着其他小孩围成一团,嬉笑打闹。

佐助宝宝绕到他的背后,突然伸出手推了秋千一下。

小小的金毛宝宝死死抓着绳子,湛蓝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佐助宝宝摇摇晃晃走过去,又推了一把,他看着荡出弧度的秋千,笑得张开小嘴,露出两颗刚长出的门牙。

鸣人吸了吸鼻子,也跟着笑了出来。

 

 

 

“先伸出手的,是你。”鸣人坐在地牢里,摸着朋友身上密密麻麻的封印符咒喃喃道:“可是为什么先离开的,也是你呢?”

 

2104.

据说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渐渐淡化

 

时间过了太久,关于斑的事情,柱间渐渐就记不清了。

早先忙碌于村子,现下养病在床,柱间却发现遗失的记忆真的再也无法找回

扉间比他还严重些,甚至连死敌的长相都记不清了

只依稀记得对方的眼睛很黑很亮

 

 

 

 

宇智波斑听闻挚友已在弥留之际,匆匆越过多重封印潜入初代火影的病房。

千手柱间的眼睛已经看不太清了,他意识十分混沌,却还是礼貌而客气地问道:“您好,请问您是找我吗?”

宇智波斑凝视他许久,终是转身离去。

千手柱间笑了:“这才对。”他再次闭上眼睛。

 

 

扉间:“胡说,故人的脸不会那么轻易忘记的。”

秽土泉奈躺在实验台上,鄙视他:“所以你把我召唤出来到底是怕忘了什么?忘了自己其实是个飞雷神了吗?”

扉间:“……”

 

2105.

获得阴之力的佐助从未想过自己的寿命可以长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当年伤病缠身的宇智波斑尚且活了百岁,精于保养的佐助在多年后依旧貌若青年。

鸣人已经很老很老了,早年过度使用尾兽之力让他的身体无法像佐助那样强健。妻子孩子早已故去,鸣人便在木叶偏僻的地方盘了一个小院子,方便佐助每次回来的时候落脚。

 

鸣人陪了佐助很久很久,他不想死,不想让朋友品尝孤独的滋味。

当佐助再次风尘仆仆回归之时,便看到耄耋老者安静地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枫叶洋洋洒洒落了他一身。

 

佐助安顿好了朋友的后事,再也没有回过木叶。

他依旧四处流浪,直到远方再也没有故人的消息。

 

博人和佐良娜的后代再也不记得宇智波佐助为何人,过去的痕迹终于全部消失,世间只剩他一人踽踽前行,不知何处才是尽头。

佐助的身体逐渐行动缓慢,他已经很少去动脑思考什么,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他最终走到了最高的山巅,在皑皑白雪中坐化成石。

 

 

TBC.

鸣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好感人啊QAQ佐助最后居然变成了望夫石!

 

 

 


评论(35)
热度(581)
  1. 无鳞鱼千手阿颜 转载了此文字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