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离世多年的弟弟回家了,然而我却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事情还要从木叶建村多年前说起,我弟弟I在一次战争中被敌人打成重伤,伤势未愈便同族人商议,强行用自己的双眼换掉了我那双近乎失明的眼珠来保持我族实力。

换眼后,他撑了三天便病逝在床,我花了很长时间来走出这段梦魇。

建村后,挚友照常来我家小酌,当我二人推开门时,却惊讶地发现I安静地坐在桌边,对我们漾起温柔的微笑。挚友当即戒备起来,甚至开启了仙人模式,却震惊地发现对面那个容颜如昔的男人的确是I无疑。我的瞳术已臻极致,却依旧没能找到一丝破绽,而那熟悉的,如同本能一般的血脉感应明确的告诉我,这就是弟弟。

我和挚友乃当世最强,没有人胆敢用我最珍爱的亲人来触怒我,事情太过蹊跷。这时,挚友那个阴险的弟弟端着盘子走进屋,将事情娓娓道来。

原来当年I下葬的时候,身上还残余查克拉未散,而族中谁也不敢将事实告诉我,生怕我失去理智不顾战争,一门心扑在一个“没有价值的族人”身上。一部分I生前的战友和死忠将他的身体放进北国严寒的冰窟中封存,处在一种休眠的状态中。而挚友的弟弟T痴迷禁术许久,他的秽土转生开发已经走上正轨,却在召唤I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我并不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召唤死敌,事后直接打死就行了),经多方研究调查,他找到了沉眠中的I并花了整整半年的时间将对方唤醒。

“所以这就是你出个A级任务用了半年的理由吗?”挚友一脸深沉,难得拿出了忍界之神的气势:“你居然带头摸鱼!那下次我摸鱼的时候你就不许管了!”

T满脸漆黑,成功被挚友带跑了思路,越说越偏。

我无心听他们争吵,小心翼翼地挪到弟弟身旁,抖着手摸上他的侧脸。I轻柔的抚摸着我的手背,依恋十足道:“哥哥。”

一声哥哥,将我多年的抑郁全数打碎。

我猛地将他拥入怀抱,死死地搂着弟弟的脊背,颤抖地甚至快要落下泪来。

“所以你是想勒死你亲弟弟么?”T在一旁冷冷道,顺便把想要抱他的挚友推开。

我将弟弟的鬓发拨到他耳后,安抚性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即抽出铁扇把挚友兄弟俩暴捶成了肉饼。

 

弟弟安然归来,我本该开心才对,然而失眠症去更严重了。

心头涌上的焦躁和不安来的莫名,甚至多次吵醒挚友,害他担心忧虑。

 

三个月后,我突然想起当时I下葬时我托人将一条封印了瞳术的查克拉项链放了进去。

如今弟弟无事,还是将它取出来给弟弟防身才是。

我挖了一个时辰的坟墓,却挖到了一具未完全腐烂的骸骨。

 

 

热门评论:

1、啊啊啊,妈妈快开灯!吓死我了!

2、WTF?PO前后矛盾啊,先是说弟弟不可能是假的,又说挖到了骸骨,可是十年都不腐烂这是不是哪里不对?

3、说不定那骸骨根本就不是你弟弟的吼?

4、可是PO心神不宁,S级忍者都明白的,当查克拉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时候确实会有类似预感之类的本能,也许是本能在提醒PO哪里不对。

5、等等,PO你那条项链晶石该不会是千手的查克拉打底吧?那家的查克拉本身就有防腐效果啊!

6、轮回眼有“复活”的效果,但只是一个影子,会根据瞳术拥有者的要求来表达自己,但外人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你只是无意中发动了无限月读而已。

7、噫,怪不得这篇的I是吐槽君里最正经的了,既没掉节操又没超生,原来是假的呀。

 


评论(29)
热度(294)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