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22

 

感谢朋友,总是能给我各种丧病的灵感

 

2146.

卡卡西可以翻译为案山子、鹿惊

 

夜晚的木叶大楼,案山子独自一人在办公室加班到昏昏欲睡。她耐不住寂寞,打开了成人AVI,纤细白嫩的手悄悄伸进裙内。正在她看到欲火焚身时,毁容男上司突然推门而入,案山子吓了一跳,慌乱中扯掉了耳机,和谐的呻吟顿时被公放出来,引来其他办公室数位男同事。

男同事们看了看对方,默契的点头,随即合力反扭案山子双手,将她压在办公桌上,臀部高翘,十分可怜。

大家齐心协力,将案山子送进了木叶警署扫黄打非办公室进行举报。众人面上喜笑颜开,坚决抵制不正之风,共建和谐美好办公楼。

 

卡卡西看着最新一期的亲热系列连载,神情复杂地对徒弟说道:“鸣人,你对老师有什么意见可以直说。”

鸣人笑呵呵:“放心吧卡卡西老师,这绝对不是暗示火影楼里加班群众对划水火影的怨念啊我说!”

卡卡西:“……”

 

2147.

【木叶新闻联播】

在木叶火影大会上,二代目对七代目提出的这波精神文明建设表示赞许,他指出:“良好的精神状态,是做好一切工作的重要前提。”

七代目宣布深入学习贯彻二代目的加班精神,以良好的精神状态落实木叶基层建设的方针战略。个别同志,尤其个别火影要带头宣传新时代木叶特色朋友主义精神,全身心投入到伟大的实践中去,努力开创稳定发展各项工作的新局面。

 

 

“这就是你参演黄片的理由!”四战BOSS把手里那张印着案山子大战♂男同事的光盘扔到地上,愤怒的拉了跟白绫准备上吊:“我不活了!你居然背着我去接私活!”

六代目焦头烂额:“你把影片看完好吗!这是所有火影都要拍的,为了精神文明建设啊!”

 

隔壁

泉奈对镜梳妆许久,转头问道:“我这个秽土妆怎么样,逼真么?”

扉间怒极反笑:“你这是带头抵制冰恋,还是恶意抹黑千手?”

 

隔壁的隔壁

“呜呜呜,大家都去拍宣传片,为什么不让我拍。”柱间蹲墙角种蘑菇:“凭什么说我和斑斑不管拍什么都妨害精神文明建设啊!”

 

2148.

如果十尾是颗许愿树

 

柱间:许愿和斑永远在一起。

斑:许愿弟弟能够觉得幸福。

扉间:许愿相方可以配合玩各种花样,主动一些不要总挣扎。

泉奈:许愿扉间变扉姬!

带土:许愿要个孩子!

卡卡西:许愿可以光明正大每天不上班。

鸣人:许愿丁丁变大大大!

佐助:许愿哥哥只爱我自己!

 

一阵邪风刮过,十尾娇躯一震,愿望开始错乱。

 

扉间吃了泉奈许愿,变成了丹凤眼的高挑银发美女,气急败坏暴揍痴汉脸的泉奈和柱间。

泉奈吃了带土的许愿,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从男性变成了男OMEGA,允悲。

泉奈:“所以不管谁吃了我的许愿,都是扉间变扉姬,许愿要目标明确懂不懂!”

扉姬:“呵呵,你想不想知道扉姬有没有棒棒糖♂?”

 

斑吃了自己的许愿,由于泉奈幸福的愿望就是“和哥哥在一起”+“想天天埋胸”,于是斑的胸肌变成了D罩杯。

柱间吃了自己的许愿,变成了挚友胸前一张脸,从此便可永远在一起了。

泉奈:“这特么还怎么让我埋哥哥的胸!”

 

卡卡西吃了佐助的许愿,从此带土天天自称哥哥,一定要对卡卡西喊弟弟。

带土吃了鸣人的许愿,那物又膨胀三圈,因性生活不和谐被发小赶出家门。

 

鸣人吃了卡卡西的许愿,刚要暗自窃喜可以休假摸鱼却发现朋友吃了扉间的许愿。

感受到性冷淡朋友开窍的美好不过一晚,七代目就惨遭压榨,变成一具狐狸干晾在阳台。

 

2149.

世界几大谜团

 

斑到底超不超重?

佐助的瘦脸秘诀?

柱间怎样在战争中维持发型不糊脸?

卡卡西到底会不会老?

四战BOSS究竟喜欢谁?

朋友的定义到底是什么?

 

2150.

仔卡正在上坟,草丛里突然蹦出来个面具人。

仔堍扑到他身上,摘了面具嘿嘿笑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晨光乍现,卡卡西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

 

“好像做了个美梦。”

 

2151.

木叶刚建村的那些事(别信)

 

轰——!!!

木叶村东头飘起一朵蘑菇云。

正在火影办公室摸鱼摸斑♂的初代火影吓了一跳,赶紧跑去窗边,发现爆炸的方向居然是自己弟弟的实验室。

斑的衣服刚套了一半,又被扒了下来。

“你放开!出事了还不赶快过去看!”斑愤怒的用手抵在挚友小腹上,以为这样就能让对方拔出来。

柱间压过去,低声道:“扉间有飞雷神,死不了,做完再去。”

暗部们蹲在房顶上望天。唉,白日宣淫,火影大人真是太厉害了!

 

因钻进柜子想去拿手铐而逃过一劫的扉间呛咳不止,摆摆手让围观人群散去,表明自己没事。

“扉——间——!”初代目拖着宽面条泪飞奔过来,情深意切:“扉间你死的好惨呜呜呜呜——!”

扉间头顶迸出一串青筋,一脚踢开亲哥,指着他身旁衣衫不整的挚友怒道:“有点诚意好吗!要是我真有个三长两短,等你们不要脸完过来的时候我都变成骨灰了!”

斑嗤笑:“那太好了,我一定放炮庆祝。”

柱间失望道:“原来你没事啊,那我们走了。”

扉间:“……”

 

扉间生气的把手铐丢在地上,废墟里的灰烬渐渐聚拢在他身边,拼成冷傲的秽土男子。

扉间揪着对方领口怒目而视。

泉奈摊手,无辜道:“我还以为是脏了的试管,哪知道是落了灰的煤油存储钠块……”

扉间愤怒地咬住死敌喉咙,泉奈冷静道:“你不怕吃一嘴煤灰渣?”

扉间怒极反笑,拾起手铐把死敌铐在桌角,掀起对方的长袍就开始活塞运动。

泉奈一边嘿嘿笑一边继续嘲讽,显然为死敌的情绪感到愉悦。

 

就在此时,柱间和斑推门而入。

“扉间!我和斑拿了些东西帮你整理实验……室……”柱间手里的纸箱掉在地上,他惊悚道:“我一定是没睡醒,亲弟弟趴在笑得一脸淫荡的死敌身上运动什么的,一定是做梦!”

于是柱间扬手就抽了斑一个大耳瓜子,庆幸道:“斑也没反应,果然是做梦!”

尴尬无比的扉间和泉奈顿时惊呆了,崇敬地看着柱间,不愧是忍者之神,连宇智波斑的耳光都敢抽。

 

被抽的宇智波斑晃了晃,轰然倒地。

柱间大惊失色,连忙抱着挚友冲出废墟,急匆匆叫人拿出担架抬斑急救。

斑肿着半边脸,鼻孔里插着氧气管,虚弱地抓住挚友的手,难过道:“柱间,我一定是快死了,我看到弟弟来接我了……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初代目抓着挚友的手,汪一声哭出来。

围观的木叶群众跟着哭泣,好感人啊。

还有小部分刚跑来看热闹的忍者,低声询问:“是咱村花难产要死了吗?”

 

秽土泉奈抹了把脸,对趴在自己身上的死敌说:“再见吧,菠萝男。”

扉间没反应过来:“菠萝男是什么。”

“外表很多刺,看起来酷酷的,内心黄黄的,头顶绿绿的。”

说完,泉奈当机立断给自己贴了个起爆符。

 

“我没出现我没出现都是哥哥在做梦!”他高呼着把自己炸成了渣渣,顺便送死敌上天。

 

TBC.

评论(18)
热度(531)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