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25

 

2166.

关于真实之眼

 

最强的看透能力不是日向,也不是宇智波,更不是大筒木

而是漩涡

 

某知名不具的红发痴汉女:我喜欢跟着佐助就是因为他的查克拉特别纯洁啊!我们鹰小队都是憧憬佐助的!

某知名不具的红发痴汉女:什么叫不纯洁?举个例子,木叶那个金毛英雄你们知道吧?他的查克拉非常温暖,却在很深的地方冰冷阴暗到令人浑身发抖!超可怕!

某知名不具的红发痴汉女:……等等,他也是漩涡是吗?我收回上面的话还来得及吗?我们漩涡真的不出变态啊记者你听我解释!

 

2167.

关于裸妆

 

带土:卡卡西你眼妆太浓了

卡卡西:呵呵,我这是熬夜的

 

带土:卡卡西你今天眼袋好闪!

卡卡西:……这是我画的卧蚕

 

 

2168.

假设四战结束,世界和平,全员存活

 

面具男带着泉奈、止水、鼬在木叶民政局户籍补办处已经排了一个半小时的队,泉奈忍无可忍,抄起刚到手的铁匣子就开吼:“哥!这村子效率太差了!”

止水无奈地拿过手机,回道:“祖宗弟弟,您能先开机再说话吗?”

 

在小辈的协助下,老古董泉奈终于打通了电话,他BLABLABLA抱怨半天,电话内终于传出一阵抑郁的声音:“……泉奈君,别说你们,就连我和扉间身为火影,都销户了,得补办啊QAQ!”

“滚蛋!为什么哥哥电话是你接的!”泉奈砸了第四部手机,抓过面具男的领口怒道:“你们那个月之眼怎么样,咱们来聊聊。”

面具男捧着手机声泪俱下:“这手机是我私房钱买的啊啊啊——!”

鼬在一旁冷冷道:“那难道不是你贪污晓的公款么?”

止水笑眯眯打开万花筒:“哦?贪污小鼬工资?这位面具先生咱们来聊聊?”

 

初代火影虽然哭唧唧地诉苦,但千手毕竟还剩个五代目,户口还是有的,通过火影的级别走绿色通道,很快便办好了。

宇智波就惨了,唯一一个曾经活着的宇智波佐助还因为判村,两年前就被销户了,至今宇智波大宅还挂在火影名下,算火影私产房。

“我死的时候木叶都没有!提供个屁的证件!”战国老古董泉奈很上火。

带土、鼬、止水同情地看着这位祖宗,他们仨只需要把销的户重新填上就行,毕竟曾经就是木叶居民。

民政局窗口小哥也很为难,劝道:“您这算完完全全的外来者,要走申请手续,不过现在申请木叶户口的人太多了,排队就要等个三年啊。”

小哥想了想,拿出一沓文件交给泉奈:“您的忍者级别,加上火影的担保函可以申请木叶绿卡,拿到绿卡后想要快速入籍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和木叶户籍人口结婚,第二是有重大贡献。”

泉奈阴着脸读完政策,慢吞吞地拿出一张孕检单。

面具男大惊失色:“什么!你要跟千手结婚?!”

泉奈咆哮:“谁他妈要跟千手结婚!我这是有重大贡献!作为实验体成功延续了阴阳遁血脉你懂吗!!!”

止鼬二人看着祖宗弟弟通红的耳根,啧啧感叹。

 

怕泉奈惹出乱子祖宗又要发疯,三个现代宇智波簇拥着战国老古董去办手续。

“我屮艸芔茻!你们架着我干什么!混账!欺负我不到一米八么!”

泉奈嗷嗷大叫,鼬立刻往他嘴里塞了块步,世界安静了。

 

未雨绸缪是对的,泉奈果然惹出了乱子

从没见过摄像机的老古董被活活吓蒙,以为自己的灵魂都被这小匣子摄走,直挺挺昏倒在地。

抢救的时候被发现身上存在各种淤青,医护人员纷纷撇嘴,第二天就送二代目火影上了头条。

《惊!二代火影似有施暴倾向,公开对宇智波动用私刑!》

扉间:“胡扯!那是他为了身手不退步天天跟小辈切磋弄出来的伤!关我什么事!”

 

带土看着报纸八卦道:“啧啧啧,二代目居然……”

止水鄙视他:“你不是也经常对火影动私刑吗?”

柱间一脸苦逼:“只有我作为火影,经常被动用私刑吗?”

 

火影小楼里,佐助振振有词:“只有在zheng治意义上彻底抹黑这几个村长,才能确保他们不会干政。”

鸣人无条件支持朋友:“同意啊我说!村子是我们的村子,不是他们的!二代大叔天天逼我补习真是太讨厌了啊我说!”

卡卡西快要哭出来:“你们这是坑我啊!跪求前几任一起来干政好吗?最好摄政……复位也行啊!”

卡卡西指着堆积成山的文件对弟子们说:“不然你俩留下?”

佐助高冷地发动了轮回眼,分分钟跑掉。

鸣人地被老师按住,悲愤哀嚎:“啊——!臭佐助你没义气啊啊啊!”

 

扉间为了洗白自己,直接在报纸上贴了结婚证。

于是他又上了头条《真相!当年二代针对宇智波一族竟是因为死情缘!》

扉间:“……这村药丸。”

 

前任火影们商量了一下,决定集体签署绝不干政协议,代价是卡卡西得给他们提供养老金。

六代目看了看赌输的五代目和初代目,立刻躺地板装死。

 

初代目心里苦,他享受的各种利益和挚友被迫接受的各种监视正好抵消了,连银行卡都攥在斑手里,出门多买根葱都要打报告要钱。

比起来二代目就阴险多了,他在实验室蹲了三个月后,拿着研究成果去了火影小楼。

扉间:“六代,这笔经费你弄得来么?弄不来我可把专利卖给田之国了。”

于是当天来到火影小楼的忍者都有幸围观了一下六代目死死抱住二代目的大腿哭求对方留下。

藏在神威空间里的带土:“……大垃圾的演技居然比我还精湛!”

第二天,两个白毛的绯闻传遍了木叶。

带土:“早,你头上的绿色棒球帽挺好看的。”

泉奈:“彼此彼此,你头上的青绿木遁也很别致。”

 

于是,为了木叶的建设(和二代目的课题费),六代勒令自己手下得力干将带着200多个SS级任务一起进行赎(赚)罪(钱)之旅。

鸣人、佐助:“……现在判村还来得及么?”

 

自从扉间成功之后,宇智波们就打开了新大门,有事儿没事儿就过来敲诈一把六代目。

泉奈:“这笔钱你弄不来是吧!好,那我把这个送给带土了。”

语罢,他拿着最新sm道具走了出去。

卡卡西:“……”

 

 

2169.

鸣人:怎么佐助也是这样,泉奈祖宗也是这样,没事就臭着张脸啊我说!

卡卡西:这叫冷漠,叫酷,我小时候有阵也这样。

带土:当然是因为这种直男脸比较吸引妹子!所以他们仨不要脸!

泉奈:所以说卡卡西后来不冷酷是因为弯了?

扉间:再冷漠的直男,他的直肠都是温暖的。

 

2170.

月之眼酒吧,满足您一切欲望。

 

月之眼酒吧是个神奇的酒吧,他会根据客人点的酒满足对方的欲望。曾经有位失意的客人点了酒后,惊奇的发现前女友出现在自己面前。

 

卡卡西来到酒吧,点了一杯“再见初恋”

过了一会儿一个带奇怪面具的服务员来给他服务了

卡卡西又点了一杯“垃圾回收站”

那个带着面具的服务员又来了

卡卡西:“……”

 

鸣人点了一杯“朋友别走”

一会儿,五花大绑的佐助被端上了桌

佐助:“???”

 

扉间点了一杯“遗失的美好”

一位戴假面的小辫子服务生走过来,没有任何敌意地弯下腰,蜻蜓点水般亲了扉间的侧脸,转身离去。

扉间眼眶发红,猛地灌了一口酒。

 

柱间压根没仔细看酒单,随便点了一杯

他喝着酒发呆,突然看到走廊尽头熟悉的人影,一口酒全喷到桌子上。

斑真空穿着他的火影袍,撩开下摆叉腿直接坐在了柱间腿上,低头深吻,柱间不出意料的硬了,斑拉开他的拉链,只是随意的抚弄俩下就坐了上去,愉快的摆动起腰肢。

柱间满头大汗,结结巴巴的辩解道:“斑……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的欲望啊真的”

斑勾起嘴角:“是我的”

 

TBC.

月之眼酒馆的内容,带卡和柱斑如此丧病,都是阿横的脑洞,我写的扉泉很纯情。

评论(16)
热度(501)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