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凶宅1】对面公寓好像有人在监视我的说

……

昨天看了吐槽君这个吐槽之后就兴致勃勃跟风评论,开脑洞

我和朋友脑的意犹未尽,打字不爽干脆开了语音聊,决定写出来

经过讨论决定缩减一半世界观,这次写的简单些

……

 

木叶吐槽君,我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事啊我说!

我和朋友都是学生党,又是孤儿,没钱只能租便宜一些的公寓。_(:з)∠)_知道我找到的这个公寓是凶宅之后,朋友把我一顿爆捶,差点被他一屁股坐吐血啊我说QAQ!如果早知道这凶宅周围住的都是些鬼鬼祟祟的家伙,我肯定不租,后悔死啦!

公寓里挺破的,朋友一直喊这里叫狗窝,灯管总是接触不良,明灭不定,特别影响饭后运动♂的质量。几周前我忍无可忍,准备把灯管拆下来检查一下,结果关上灯才突然发现不对劲!我房间阳台对面的另一幢公寓,有个人影正对着我!

发觉这件事之后,我立刻告诉的朋友,朋友透过窗帘确认了一整天,确实是有个偷窥狂!甚至我还看到了那种很长的望远镜!

对面从不开灯,我都不知道对面还住着人的说!我顶替了朋友的位置从窗帘缝隙里盯了一天,只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带着面具的鬼祟男人从对面公寓走出,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偷窥狂。

 

转天晚上我和朋友又去楼下黑长直大叔家里蹭饭顺便诉苦,黑长直大叔的朋友又傲着一张脸嘲讽我俩胆子小。开玩笑!胆子小我们能来住凶宅吗我说!

_(:з)∠)_然后我和朋友被圣诞树大叔单手压着揍了一顿,这种挂比还不封号嘛我说!

吃饱喝足之后,朋友先睡了,我在拖地,突然发现门缝底下塞了一个白色信封,打开一看,里面白纸黑字打印着“小心那个偷窥你的银发男人”。我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愿惊扰到朋友,我自己上网查了这公寓的来头。据说当初有两拨黑帮在这里交火,死了很多人,从那以后就偶尔有人,貌似是流浪汉失踪,民众以讹传讹,加上开发商恶意竞争才导致这么个地段居然没人来租房。

怎么看怎么阴谋论啊我说,越看越不像闹鬼,像有人搞鬼!

不管是谁,打扰了我和朋友宁静的生活,真的很可恶——!

 

第二天上午,朋友有些低烧,明明昨晚我都做了清理他却仍旧有些萎靡的说。我打算出门给他买点药,却发现门框贴了很多诡异的符咒!!!

我不动声色,喂朋友吃了安眠药让他安睡后,静静守在门口,一动不动。

五个小时后,果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我凑上猫眼向外看,果然有个蒙着半张脸的白发男人正在偷偷往我家门上贴符咒!朋友病不好说不定就是被他害了!

我拉开门猛地追了出去,那人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我直直从三楼追到了十三楼1307室,奇怪的是我们公寓每层楼只有5间!

我告诉自己要冷静,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慢慢推开1307的门,屋内光线不好,贴满了符咒,连桌椅都没能幸免。客厅和卧室之间的墙被打通,整间屋子看起来很大却很昏暗。正中央摆放着很大的棺材,我抖着手推开棺材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里面那具尸体是朋友!!是朋友的脸!!!

脑后传来风声,我下意识躲避攻击后,只听到一声闷哼,那准备袭击我的白发男人轰然倒地,头部遭受了重击,鲜血逐渐蔓延开来。朋友面无表情拿着一根染血的球棒,冷漠地看着我。

心脏在胸腔内狂跳,恐惧快要令我窒息。朋友一步步走过来,我忍不住全身颤抖,向后挪去。朋友加快了脚步,直接兜头一巴掌糊我左脸,嫌弃道:“仔细看看,那是我吗!”

我傻乎乎的捂着肿脸,委委屈屈地凑近棺材:“啊!还真不是,他比你瘦多了!”

啪!朋友一耳光把我右脸也扇肿了的说QAQ!

我和朋友合力把这脸上三道疤,略显凶悍的白发男人关进了棺材,钉死。

今天受到了惊吓QAQ要去找黑长直大叔求安慰,要圣诞树大叔做拉面!

 

 

热门评论:

1、PO是不是忽略了那个通风报信的人?如果是正常好人的话为什么一定要用打印的字体,除非是怕被PO认出来!偷窥狂真的只有一个人吗?

2、我也觉得前后矛盾,PO从来没见过偷窥狂是不是白毛,一切都是被那张信指引的。这个白毛只是在PO门前贴符咒而已啊,不如说他的屋子很可怕,还放棺材什么的,莫不是冰恋!

3、这就很可怕了啊,如果PO认错了偷窥狂,那真正偷窥PO的是谁!是不是白发?寄信人是敌是友?还是想借着PO的手除去三道疤?

4、……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个细节,PO从头到尾都没提到过别的邻居,难道你们公寓只有两家人?!

5、PO应该不到20岁吧?如果说黑帮火拼的话,说不定是10几年前那件事啊!就是月之眼和森之手啊!虽然现在网上相关信息被清理了不少只剩下了传说,但年纪大一点的都不会忘记吧!

6、噫!难道是那栋木叶公寓?诶,等下,我记得森之手的BOSS是黑长直,月之眼的BOSS是黑长炸……PO你快去搜一下他们的照片啊!!!你的邻居究竟是人是鬼!?

 

TBC.

 

 


评论(21)
热度(359)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