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凶宅5】许久不见的表弟托梦,我为调查他死因毅然回国

 【凶宅1】

【凶宅2】

【凶宅3】

【凶宅4】


木叶吐槽君你好,梦到了表弟,心情不是很舒服。

我和表弟感情很好,这次他来给我托梦,是希望我能把他的尸体从被害的公寓挖出来带走,不想被歹人陷害,变成地缚灵。

 

表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他的心和浓密的长发一样柔软,我一定会把他带回家。

 

我和表弟以前在新森之手的首领,一个叫K的前辈手下做事。

K前辈一手把我们带出来,还提拔我们做组织的骨干,他将支离破碎的森之手重组,逐渐洗白转型。

K前辈的父亲死于多年前那场有名的火拼事件,时间过去太久,很多相关人都死在了那场事故中,活着的知情人大多有着自己的小心思,在K前辈坐上首领位置之前便已自相残杀,近乎全灭。

K前辈一直在追寻父亲死亡的真相,他不明白为何同一小队的队员都捡了条命,为什么只有自己的父亲牺牲?而且虽说月之眼和森之手都是黑道组织,却也并不是滥杀无辜的kong·bu分子。

当年的事情错综复杂,黑道和zheng府穿插在一起,警署也埋着诸多暗线,牵一发动全身,K前辈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借着洗白的契机才没能让组织像月之眼一样被彻底剿灭,成为权势斗争的牺牲品。

 

 

几年前,宇智波那边出现了一个新的人物。

那人常年喜爱带着银白色的面具,给自己冠以当初月之眼最强首领M的称号,想要复辟月之眼,一直试图拉拢分散在各地的宇智波。

此人野心极大,不止想要重建月之眼,甚至想要让组织只手遮天。

我作为宇智波,却为森之手卖命,面具男自然找上了门,希望我做他的眼线。

坦白说,他的话非常的诱人,即便是我也不免心神动摇,但K前辈对我有救命之恩,没有他,我早就被森之手的某位高层带去做了人体实验。

我远避海外,并不想掺和进任何一方。

 

表弟还有个更加年幼的弟弟。

作为一个合格的弟控,弟弟就是他的命。

为了这个小宇智波,表弟不得不给面具男做内应,却又无法背叛良心,将事情同K前辈和盘托出。

就这样,表弟走投无路,成为了双重间谍,生活在K前辈和面具男的交锋中。

若不是他能力强,两方首领又都护着,怕是早就死无葬身之地。

我和表弟私下一直有联系,想回去找他,却被阻止。

“你是我留下的最后一重保险,如果我有个万一,弟弟和K前辈都托付给你了。”

 

说实话,被信任,被托付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苦。

怕是上辈子欠了他,这辈子要来偿还吧。

 

然而表弟的情绪越发焦躁,他告诉我,面具男看上了当初火拼的那栋公寓,隐蔽又安全,还天然就能屏蔽电波信号,正好可以用来做基地。

这人不仅散布谣言,甚至杀人来让这地方变成彻头彻尾的鬼宅。

表弟惊疑地发觉面具男做事非常有即视感,尽管手段激进残忍,做事的思路和条理甚至一些细节习惯都和K前辈十分相似!

而教出K前辈的恩师只有三个徒弟,活下来的,除了K,就是K那个同居人。

 

表弟怀疑那个同居人O就是面具男!

但K前辈曾被对方救过,两个人的感情深厚沉重,K前辈甚至为了对方特地弄了个明面上的身份和O生活在一起。

表弟没有办法,他完全无法想象K前辈或者O这个偏执狂知道真相会做什么。

只能明里暗里去提点K前辈。

 

不成想,O会错了意,以为森之手的人盯上了K,为了保护对方不受牵连,悄悄离开了。殊不知K前辈也以为月之眼盯上了O,发疯一样,连明面上的身份都请了长假,到处去寻找O的下落。

 

 

O和表弟汇合后,找到了当年两个黑帮大佬的弟弟。

给森之手那个弟弟寄了信后,O居然成功把月之眼大佬的弟弟拐到了鬼公寓。

然而令O没想到的是,他只是把青年留在地下室一小会儿,对方居然就失踪了。

表弟刚接到O寻找小辫子青年命令没多久,O也诡异失踪了。

 

联系不到O的表弟更加不敢联络K前辈,只得蛰伏起来,远远跟踪下山超度兄长的纯阳道人。

那道人和他兄长一点都不像,而且行踪十分怪异。

表弟跟踪没多久,O重新出现了,整个人有些诡异的不协调感,但表弟却松了一口气,通过加密渠道将消息递给K前辈,大意是你的朋友找到了,还活着,在月之眼手下做事。

 

放了心的K前辈回到警局时,惊讶的发现一起失踪案的受害者居然是表弟的弟弟!

他瞒住表弟,独自一人接了任务去监控嫌疑人,却依旧被表弟听到了消息。

表弟最后一次联络我,是告诉我自己打算去杀掉那名嫌疑人。

从那以后,我和表弟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表弟死去后执念太深,无法成佛。和我托梦的时候才将一切全盘托出。

他原本是想潜入鬼公寓杀掉金发嫌疑人,却被O捷足先登,因为知道的事情太多而被灭口。

死后变成了鬼,才知道了许多事情。

原来,死在火拼中那两位大佬M和H的魂魄一直徘徊在这栋公寓,而M的弟弟因为O的疏忽死在了地下室,M暴怒,用幻术指引着O回到弟弟尸体附近,用强大的力量将O的灵魂推离肉体,让O变成生灵。

O的肉体活生生被困死在阴暗的角落,灵体却回不去,很快便彻底死亡。

 

 

O没有被M攻击的那段记忆,并且下意识害怕楼梯间,所以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活人。当他看到M和H的时候十分震惊,想着自己累死累活把公寓腾空了当基地,结果发现大佬们还活着,很是生气。

想要邀请大佬们加入月之眼被拒绝,更加生气。

O从未有过的挫败,他在公寓里徘徊了几天,那位纯阳道长就入住了。

当他想跟对方讲话时,却发现男人根本无法看到自己,这才明白自己是鬼。

 

O拿着道长研究出的替代符咒,套上了自己的尸骸来找表弟灭口。

道长这步棋完全没有作用,还因为法力高强变成了隐患,O畏惧于那些符咒想杀都杀不掉。

若要除去道长,只能用活人来,O甚至有些后悔杀表弟杀得太早。

正瞌睡便有老天送枕头,那名金发嫌疑犯住进了公寓。

O立刻想尽办法,挑拨金发和他鬼魂朋友对道长的看法。

他通过匿名信让金发误会道长是偷窥狂,想要害他朋友。又让那只少年厉鬼根据金发的反应误会道长用符咒想要灭杀自己。

那一人一鬼合力杀死了碍事的道长。

 

然而这些人死掉变作鬼,也十分干扰O的计划,他甚至没有办法彻底收拾掉他们。于是O套上壳子,返回K前辈那边过了明路,甚至发了吐槽来迷惑森之手洗脱嫌疑。用警方的力量和zheng府的能量打算彻底轰碎这篇公寓,浇筑水泥,彻底将这些家伙的尸骸困在此处,变作地缚灵。

 

 

表弟一直无法见我是因为道长符咒的力量。

道长被杀后,他用尽能力给我托梦,O那个疯子现在还在K前辈身边,不知道怎么样了,他想让我阻止O这个疯子。

 

 

热门评论:

1、妈呀,K和O怕不是真爱啊!即使互相欺骗,互相隐瞒,也要在一起?

2、天生白发的人多少都有灵感啊,我在寺庙都学过呀?这样的话,K真的不知道那些鬼,真的看不见吗?

3、牛眼泪压根不是见鬼,更多是增强灵感,类似打游戏加个BUFF一样哦。我看K早就知道了吧,专门滴那个来防着O吧?

4、……如果K前辈是我们森之手大佬的话,他加BUFF难道不是因为精少吗?房事力不从心什么的,我们其实都知道了呀!

5、O那边也很奇怪,我总觉得O和K其实隐隐知道对方的身份……

6、呵呵,我就是之前发吐槽的纯阳道长。在某些组织的帮助下已经拿回自己的“壳子”套上了,死敌和兄长们也都处理好了。

那咱们就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各凭本事吧。

 

END.


一开始就说了,这是个简单的故事

只是单纯脑着玩,并不想设定成通灵王那么长需要铺垫的故事

感谢阿横一直帮我抓BUG帮我完善世界观,也佩服自己在朋友的勾引下依旧坚持本心没让脑洞发散成个剧本......

毕竟虽然没写,但我设定里柱斑大战那个内容度比写出来的还长,懒。


以下是一些没写出来的内容:

佐助杀鸣人是因为复仇?不,因为要过性生活。

带土和卡卡西知道对方身份吗?知道,这是俩戏精。

泉奈怎么死的?泉奈被带土半胁迫半引诱到鬼公寓,带土希望扯着“斑弟弟”的大旗把其他的宇智波吸引到自己基地,结果就把这病秧子放地下室放了一会儿对方就冻死了,带土也是很懵逼的。

为什么要叫扉间过来公寓?带土并不知道柱斑还活着,希望自己或者泉奈杀掉森之手正统继承人,算是祭旗或是一种鼓舞。

带土既然已经穿上了尸体,怎么还能对着楼梯里的尸体假装自己是鬼?那尸体是假的,带土故意找了具尸体演戏给卡卡西看,卡卡西也配合他的演出,互相欺瞒

扉间为什么遮脸?开场交代了他是白化病,不遮脸就挂了。


评论(33)
热度(360)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