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月刊少女月读君27

 

本篇都是一些段子和回忆

扉泉专场,有柱斑

泉奈生日快乐!

 

69.

多年后

 

环球旅行的泉奈没有通知任何人,偷偷跑去哥哥的公司,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三十出头的斑西装革履,气势逼人地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亲弟弟像蜘蛛侠一样吊在33层楼玻璃外撬窗户。

斑猛地捂住胸口,差点被吓到心肌梗塞,霸气侧漏的形象瞬间崩塌,连忙扑过去开窗户把熊弟弟放进来。

属下们听到动静赶快推门查看,待发现是老板弟弟之后冷静地各回各位,内心十分激动,毕竟每次这祖宗一回来,老板就给他们放假!

 

泉奈成年后宽肩长腿细腰,模特身材明星面孔,随便戴个墨镜上街都会引得女孩子们尖叫。

这样的大帅哥形象全无,吊在哥哥脖子上晃悠,从两岁晃悠到快三十岁。

斑被弟弟嘞地快要窒息,挣扎着打电话给柱间,让对方早点下班去买菜,他晚上好给弟弟做大餐。

“哥哥背!”泉奈星星眼。

斑看了看长身玉立的青年,十动然拒。

泉奈开始满地打滚。

斑津津有味的看他滚了一会儿,才满足的把弟弟背起来,在屋里转圈圈。

 

有正当理由提前翘班回家的柱间一边洗菜一边努力思考,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十分钟后,柱间心虚地拨通了电话。

“喂,扉间吗?泉奈回来了哦!”

“为什么我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千手博士愤怒地挂掉电话,掏出结婚证摔在桌上就早退了。

研究所全体员工:“……他又生理期啦?”

 

由于大老板斑日理万机,工作实在忙不完,还要偷偷把千手企业的合同都审了替柱间擦屁股。

扉间直接杀到了他办公室,把泉奈和行李一起打包带走了。

员工们大惊失色:“绑、绑架犯?”

斑:“……”

 

扉间拎着泉奈进浴室洗刷干净,又拿着备用钥匙去了楼上的柱斑家里。

柱间:“……你们又来糟蹋我家?!”

两个人牢记上次被哥哥们教训的惨状,没去昂贵的水床上蹦跶,而是并排趴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

泉奈拿着PAD给扉间看他的游记和照片,手舞足蹈地讲述自己在旅程遇到的有趣人和事,和新剧本的构思。

扉间喝着饮料嗑瓜子,听得津津有味,不时挖一勺斑私藏的布丁喂给泉奈。

 

洗完菜做好准备的柱间擦干净手推开卧室门,就看到扉间兴致勃勃询问着小镇的故事细节,泉奈塞了满薯片,呱唧呱唧一边吃一边说,薯片渣掉了一地毯。

柱间抓狂地挠头,转身去找吸尘器,再次质问苍天:“为何弟弟都是债!上辈子欠他们的吗!”

 

弄干净地毯后,斑正好回家,直接把两个情商依旧感人的家伙踹进厨房打下手。

斑向来是众星捧月长大的,就算做饭也只是负责炒菜调味,其他事情都要三个饭桶帮忙完成。

于是柱间熬汤,扉间切菜,泉奈认真……偷吃。

亲弟弟一边捣乱一边给柱间安利欧洲小镇,斑权当没看见,两手开工颠勺炝锅。

泉奈含含糊糊说的正开心,嘴里的腌萝卜就被扉间叼走了。

空气安静三秒,柱间在二人开打前立刻大吼:“斑——!”

斑咣一声把锅盖扣上,杀气腾腾回望扉泉,两个弟弟顿时安静如鸡,老实干活。

 

70.

虽然灵魂缺失了一块造成情商低下,但灵魂的本质不会变。

泉奈依旧对斑死心塌地,虽然……比较迟钝。

前世的泉奈双商都高,却心思过重,困住自己也困住了兄长。

此世只剩下智商来支撑他变成连跳两级的学霸。

 

小时候,老师跟斑讲道理:“你弟弟智商很高,可以去少年精英班。”

泉奈立刻躺倒在地开始打滚:“我不我不!我要跟哥哥一个学校!”

斑:“……”

老师:“……”

少年被弟弟吵得脑仁疼,只得安抚道:“可是哥哥下个月就上中学了,跟你不一个学校。”

泉奈扁扁嘴,哇一声哭了出来。

 

第二年,泉奈连跳两级,成功变成初一中学生。

初二的斑十分无奈:“你连跳三级也行,为什么不跟哥哥同班?”

“那我比哥哥考得好你该多伤心啊!”

然后泉奈就被打屁股了

 

71.

关于学霸

扉间是真学霸,泉奈是脑子好但懒得用

柱斑学习成绩一流,常年霸占前三名

止鼬学习也很棒,但忙于副业,成绩十分应付

鸣人:“随便考考就班级前三算什么应付啊我说!”

带土和鸣人最惨,没有卡卡西和佐助,妥妥不及格

 

72.

翻滚の泉奈

 

斑也不是天生的弟控,毕竟弟弟刚出生,父母的注意力都分给了新的孩子,他很是吃味。

小小的斑盯着黑眼圈看着哇哇大哭的奶娃娃,愤愤道:“我现在这么惨,都是你害的!”

 

然而,弟弟会走了之后就变得可爱起来。

小小的泉奈像个球,口齿不清说着外星话,跌跌撞撞扑过来,抱着斑的大腿就开始傻笑。

斑被小炮弹撞了个踉跄,蹲下身就开始搓弟弟肉呼呼的脸蛋。

小泉奈挥爪抗议:“咯咯!咯咯!”

斑被萌得心肝颤,抱着弟弟开始满地打滚。

 

因此,泉奈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打滚。

于是他小时候跟哥哥翻滚卖萌,大一点跟着死党翻滚打架,高中后跟扉间翻滚骑乘♂。

 

73.

柱间打扫卫生的时候翻出来一本相册,他翻了翻,十分怀念地揣着相册去楼下弟弟家敲门。

“这什么?”泉奈坐在小马扎上捧着西瓜,好奇地看过来。

扉间也摘了眼镜凑过来围观。

柱间翻开相册,第一页就是5岁的小扉间牵着一只比他略矮一些的兔娃娃。

“哈哈哈哈!扉间小时候那么少女!”泉奈笑喷了。

柱间也跟着笑:“这是斑带来的,从那之后扉间就喜欢毛绒绒的东西。”

扉间黑着脸,对自己居然无意中吃下斑的安利这件事表示十分羞耻。

他伸手抢过相册,仔细看了看,疑惑道:“这不是玩偶,是个小孩子?”

柱间哈哈大笑,把相册再翻过一页,那只小兔子摘掉了帽子,圆脸被汗蒸的红彤彤,大大的眼睛惊讶地看着镜头,居然是泉奈。

泉奈:“……???”

扉间:“什么鬼!”

柱间:“所以说,你们俩其实早就见过了啊。”

 

 

3岁的泉奈营养特别好,经常被哥哥打扮成各种小动物带出去炫耀。

斑领着小兔子弟弟得意的走进商场,收获叔叔阿姨们无数亮晶晶的目光。

泉奈穿着小兔外套,踩着小兔靴,手里拿着个气球,萌萌哒地研究起来。等小孩扭过头才发现哥哥不见了。

小泉奈:“哇——!!!”

 

此时此刻,丢了弟弟•心急如焚•只有6岁的斑倔强的咬着下唇,含着眼泪到处找弟弟。

喊道声音都带上了哭腔,弟弟还是没找到。斑情不自禁开始脑补弟弟被拐走的样子,忍不住蹲下身抹眼泪。

“斑?”蘑菇头柱间意外地看着狼狈的朋友,焦急不已冲上来:“发生什么了?”

听完全部过程的柱间拽着朋友的手把他拉起来,认真道:“往前走,我帮你一起找,一定能找到你弟弟的!”

斑嗯了一声点点头,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眼睛,振作起来。

 

半小时后,他们发现自己迷路了。

斑:“等等,柱间你是自己来的。”

柱间:“不是啊,我带我弟弟来的啊。”

斑:“你弟弟呢?”

柱间:“!!!扉间啊啊啊啊!!!”

斑:“……”

两个小少年一脸懵比,此时突然听到商场的广播:“千手柱间小朋友和泉奈小朋友的哥哥,请听到广播后速到接待室,你们的弟弟在这里。”

广播重复了三遍,柱间一脸庆幸:“一定是扉间找的工作人员!真聪明!”

斑鄙视地看了一眼朋友,十分嫌弃。

 

 

扉间领着小兔子在广播室等,小兔子一闹腾,他就从小兜兜里把糖喂给对方。

柱间和斑冲进来的时候,正看到扉间和小兔子蹲在地上玩车车。

“扉间好厉害,是哥哥不好。”柱间凑上去摸摸弟弟头,惭愧道。

小扉间很兴奋,他指着泉奈对哥哥说:“我捡到了一只特别可爱的小兔叽!毛绒绒软乎乎的!就是有点沉,抱不动!我们带回家吧!”

柱间:“……”

小扉间一脸求表扬:“哥哥给我讲的故事里说要善待小动物!”

柱间看着朋友变得杀气腾腾的目光,干巴巴解释:“那不是兔子,是个弟弟啊。”

小扉间愣住,他猛地扭头盯着小兔子。斑哼了一声,把弟弟的小兔外套脱下来,露出红扑扑的小脸和汗湿的头发。

小扉间:“……”

柱间:“啊啊啊!别哭!别哭!哥哥给你买个新的小兔子好不好!”

 

 

回到现在,柱间一脸遗憾,他看着弟弟这张不怒自威的晚娘脸,十分怀念小时候那张白团子脸。

扉间饶有兴致地盯着泉奈,正在思索要不要买一套兔子装。

泉奈恶寒:“我是没法给你生兔兔的!死心吧!”

扉间:“……”

 

 

TBC.

 


评论(13)
热度(370)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