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27

2180.

关于敌人畏惧的木叶战力

 

鸣人:为什么大家都出场了就是没有佐助啊我说!

卡卡西:因为统计的是木叶战力,不是木叶核武。

小樱:毕竟战后签署了木叶承诺不首先对外使用宇智波的条约啊

鸣人:核武为什么只算宇智波啊我说!九喇嘛不要面子的啊!

九尾:说的就像我在宇智波面前有面子一样,呵呵

 

九尾:等等,我在木叶户口里?我不是跟斑一起被销户了吗?

卡卡西:第一,你现在跟鸣人一个户口;第二,你销户了,斑一直挂初代火影那里没销呢。

 

2181.

四战

 

鸣人:已经死掉的家伙就不要再来扰乱了!(螺旋丸)

斑:哼,我这团扇可是能当电蚊拍的。

 

然后他扇飞了鸣人

 

带土:宇智波NICE!

 

2182.

打败辉夜姬后,佐助造反了

 

互相口遁后,佐助冷漠道:“我们换个场地,老地方。”

然后佐助寂寞的在终结谷等到了天黑。

 

鸣人:“我在宾馆等佐助好久了啊!怎么还不来的说!”

 

2183.

宇智波绑架团伙

 

几个宇智波农民揣蹲在村口大屏幕下,仔细观看国民偶像森之门乙的滑雪真人秀。

宇智波斑:“这都好久没开张了,干票大的!”

宇智波带土:“喂喂喂,我上个任务还没成功呢,给不给加班费啊!”

少年宇智波鼬:“……这个难度有点大吧,而且绑架影帝之后找谁要赎金呢?”

“找粉丝,”斑摸了摸下巴:“反正现在也没人知道影帝的艺名,据说背景很硬,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

小佐助奶声奶气抗议:“为什么不带我玩!我也是团队的一份子!”

带土往侄子手里塞了个番茄,十分敷衍:“好好吃你的,别捣乱。”

斑接了个电话,不爽道:“我这边要先飞美国处理合同,计划书都写好了,带土领着他们行动吧。”

宇智波带土:“……一群老弱病残你让我怎么带队啊!让鼬去放信息素把人勾回来吗!”

 

一个月后,斑完全不抱希望打电话询问进度:“上次的计划怎么样了?”

少年止水吱吱呜呜:“计划是成功了……就是出了点小差错……”

“带土又大发善心给肉票心灵鸡汤了?”

“绑错了,据说是影帝的亲哥哥,只是带了个白假发套。”

“啧,把现场照片发给我。”

“族长?族长你怎么掉线了族长???这个黑长直怎么了吗???”

 

2184.

和姘头厮混一宿,睡到正香的泉奈被一阵铃声吵醒,正打算破口大骂的时候被短信吓了一跳。

“上次开会您请假就没通知,我们几个把国民偶像森之门乙绑回来了。带土叔老毛病又犯了开始给人喂心灵鸡汤,没想到被影帝反洗脑了!快回来救场!带土叔哭喊着要跟影帝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新娱乐圈呢!”

 

泉奈一脸懵比地看了看手机,又转身看了看旁边把席梦思睡出棺材即视感的国民偶像本人,伸出了罪恶的手。

“啊——!!!”

一声惨叫后,国民偶像扉间捂着裆部,咬牙切齿威胁道:“如果你说不出正当理由,就等死吧!”

泉奈疑惑道:“没错啊,这个手感确实是本人啊?难道你会分身术?”

扉间狰狞着俊脸从枕头下扒拉出来一副手铐,对宇智波绑架团伙的二把手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刑讯。

 

2185.

宇智波绑架团伙成立二十余年,经历了各种失败。

 

比如绑架到了某某退休老奶奶,对方的儿女却巴不得他们赶快撕票好拿到巨额保险金,于是宇智波们乌泱泱跑去把这群人揍了一顿,还给老人扎针灸治好了风湿性关节炎,事后收到了一副大锦旗和感谢信。

比如绑架到某某集团少主,却得知对方父亲早已出轨,恨不得弄死这个碍眼的玩意捧私生子上位。于是宇智波们纷纷给自己副业的助理打电话,肉票他爸没两天就破产了,肉票在带土的洗脑下发奋学习好好读书。

比如绑架了某某政要,在交流过程中得知此人志向远大,却因太过正义被贪墨势力抹黑追堵,斑大手一挥,花了五年时间把对方势力清除掉,让肉票当了新市长。

 

数了数团伙的业绩,泉奈悲从中来:“所以咱们团伙唯一成功的一次还是因为小佐助成功拐来了漩涡继承人回家吗?”

带土愤而拍桌:“为什么我用了各种方法这熊孩子都不跟我走,二胖只是跟他玩了个秋千就收获了牛皮糖!”

鼬看着黏在一起的熊孩子们十分忧愁:“咱们好吃好喝供着,赎金也到手了,但是鸣人君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不走,怎么办?”

话音刚落,正在看狗血言情剧的熊孩子们又开始搞事,小鸣人学着电视剧里的人,吧唧一下亲在小佐助脸蛋上。小佐助不服,哼唧着亲了回去,两个宝贝亲来亲去,在地毯上滚成一团。

弟控身周的杀气若隐若现,止水连忙抱住鼬的腰,劝道:“别别别!不要撕票!冷静啊鼬!他们只是孩子!”

泉奈拿着一张感谢信,更悲伤了:“什么赎金啊,漩涡集团那边说这是抚养费啊啊啊!”

 

2186.

小佐助十分不解,举手提问:“所以说咱们业绩一直亏损吗?那这么多年没倒闭,靠的是赡养费吗?”

止水摸摸他的头,耐心道:“怎么会呢,我们偶尔都会出去做副业赚外快啊,多傻的宇智波才靠赡养费,宇智波横吗?”

“大家都有副业吗?”

“有啊,比如斑族长的副业就是风投公司,早就在华尔街上市了,现在是世界前十强企业。”

“那他弟弟呢?”

“木叶娱乐听过没?娱乐圈龙头老大就是泉奈副族长开的了,单说来钱没人比他快。”

“哥哥呢?”

“鼬跟我合伙开的婚介公司啊,族里好多人都是客户呢。”

“……”

 

于是小佐助长大后开了家石油公司。

 

2187.

带土从少年时代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开始,一直坚持不懈。

鸣人十分崇拜带土叔,说长大也要变成这样勇往直前,不停努力的人。

其他宇智波纷纷用怜爱的眼神凝视金毛童养媳。

 

带土的第一个任务

斑:“看懂了吗,这就是绑架的正规流程。”

仔堍蹲在地上戳了戳白团子的脸蛋,茫然道:“就冲进去,背回来,然后呢?”

斑:“然后通知肉票的亲属,不给钱就杀掉。”

仔堍倒吸一口冷气,刚想哭,却发现泉奈叔叔的表情比自己还想哭。

“泉奈叔叔你也很害怕吗?”

泉奈表情扭曲,转头问亲哥:“这孩子是?”

斑点了根烟,随意道:“据说是木叶上层首脑的私生子,没什么实际价值,适合给堍崽子练手。”

泉奈:“……”

 

白团子迷迷糊糊从地上爬起来,被烟呛得咳嗽不止,小脸通红。

斑在弟弟和儿子(斑:收养的!)的视线下,压力山大的熄了烟,无奈起身开窗通风。

仔卡抱着仔堍最爱的小熊,歪着头萌哒哒问:“所以我是被绑架啦?”

仔堍努力做出坏人脸,一边戳对方白嫩的脸蛋一边吓唬他:“是哒!如果你爸爸妈妈不给钱,我就把你从楼顶上推下去!”

仔卡沉默片刻,好心道:“我知道了,你先从阳台回来,我看你腿都软了。”

仔堍:“QAQ嗯。”

斑、泉奈:“……”

 

“不过我的爸爸妈妈不会来的。”仔卡抱着小熊,淡淡道:“我没见过妈妈,爸爸永远在工作,家里只有做饭的保姆。”

十分钟后,仔堍被这个想要妈妈疼爱却生活艰辛的留守儿童故事感动到哇哇大哭。

斑:“……”没看这孩子身上穿的用的都是奢侈品吗!这么蠢的堍崽子一定不是老子亲生的!

仔堍一边哭一边下决定:“我决定了!赎金就是你妈妈亲自送的一盒棒棒糖好了!”

泉奈:“……”孩子妈妈真来的话,肯定会被你妈打死的!

 

等了一周,仔卡的妈妈没来。

白团子非常伤心,仔堍急的团团转,最后只能向家长求助。

斑:“滚!”

仔堍:“叔叔QAQ!”

泉奈没辙,从自己的库存里拿了根棒棒糖,轻声细语地哄着肉票睡觉,他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孩童的脸蛋。

 

 

斑认为,这次失败都是带土的错,他没有正确认识到肉票的价值。

于是被批评的带土坚持不懈,始终努力想办法要弄到肉票的价值。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金毛童养媳都变成了新一代口遁狂魔,胖侄子也蜕变成了英俊逼人的石油大亨,带土还在努力执行任务。

带土:“我已经做到旗木集团的总裁助理了!!!”

全家没人理他

带土寂寞的拨打了越洋电话,开始吐苦水:“老混蛋,我给你汇报一下最近绑架的进度哈,卡卡西这个大垃圾昨天梦游竟然踹我!”

远在地球另一端正值深夜的宇智波族长拿着手机杀气腾腾,第一万次唾骂多年前脑子进水的自己为什么要留下这个祸根。

 

2188.

当年斑初出茅庐就绑架了政界新秀,并且跟对方联手把木叶搅了个天翻地覆。

然后二人就开始了没羞没臊的生活。

 

可两个理念强势的人,谁都不愿意顺从对方的野望。

在一次争吵中,柱间生气了。他闭上了嘴巴,毫无预兆地将斑推倒在床上捆住,做足了前戏和扩张,却只是对着挚友的脸撸了一发,穿好衣服转身就走。

斑挣开绳索,自己从床头柜拿了根振动棒自拍打算发给柱间炫耀,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

 

斑仿佛明白了什么。

一个绑架犯和一个致力新社会的政要怎么和谐共处呢?

柱间这是明白的告诉他,游戏结束了。

斑起床整理好自己,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走了。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联系过柱间。

 

2189.

柱间把自己埋头工作大半天,终于消气了。这才想起下午过激的举动,他十分理亏的跑去寿司店定了个餐盒,心急如焚开回家中。

家里空无一人。

柱间面无表情放下餐盒,坐在桌前将脸埋进双手中。

斑背叛了他。

 

多年后,已经成为了木叶掌权者的柱间,一直致力打击违法犯罪。

 

2190.

卡卡西的背景终于被挖出来了——居然是国民偶像的私生子!

带土激动极了:“啊啊啊!我的任务终于结束了嗷嗷嗷!十八年啊!一把辛酸泪啊!”

佐助鄙视他:“呵呵,让任务结束的是八卦报社,不是你。”

 

带土委委屈屈的跑去问卡卡西:“你是影帝的儿子为什么不姓森之啊?”

卡卡西抹了把脸,没法解释自己爹其实也不姓森之,只能给他讲了个故事。

传说卡卡西神秘的妈有个爱好,看见巨乳就走不动路。

生他的时候正赶上接生护士是个活泼可爱的巨乳萌妹,于是他的妈就色令智昏地和人家说好,以后生了男孩就跟护士姓。

带土回家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全家听。

众人哈哈大笑,只有泉奈青着脸。

斑笑到一半,猛然想到了堍崽子那复杂的堂兄弟关系,也跟着青了脸。

 

2191.

致力打击违法犯罪的柱间被当成了亲弟弟,遭到了绑架团伙的逼供。

他用自己丰富的口遁经验绕晕了带土,即刻脱身,准备给这个善良的犯罪分子点颜色看看。

然后他就看到了肩宽腿长自带男神光环的侄子推门而入,一副下班回家的样子。

卡卡西:“……”

柱间:“……”

卡卡西:“您把刀放下!您要对带土做什么!他只是个喜欢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人!”

被捆在地上的带土不合时宜的扭动身体,脸红道:“嘿嘿嘿,过奖过奖。”

柱间义正言辞:“那也是违法,死罪可免,活罪——”

“住手!带土是我表哥!”

柱间:“什么!”

带土:“什么!?”

柱间:“等等,小伙子你怎么比我还惊讶?”

带土:“因为这是昨天我们看的电视剧蓝色生死恋的台词啊!”

 

当斑为了儿子破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本该奄奄一息的带土正蹲在地上碎碎念:“怎么办怎么办我们算不算近亲,我们的宝宝是不是会智障!”

卡卡西站在旁边用脚踹他:“智障的只有你!”

斑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上前对着带土就是连环十八揍。

紧随而来的泉奈和担忧大哥的扉间也跟着破门而入,场面十分混乱。

 

柱间面对多年不见的挚友,嗫嚅道:“带土刚才叫你……”

斑立刻打断他:“是收养的!”

大家集体看了看鼻青脸肿种蘑菇的带土,又看了看柱间,开始撇嘴。

斑火大:“亲生的我能这么照死里打?”

泉奈替他哥心急,小声劝道:“哥,解释就是掩饰啊!”

斑咬紧后槽牙,狰狞地扭头瞪他弟:“你先解释一下什么叫表哥!”

泉奈顿时安静如鸡。

 

2192.

很多很多年以后

 

柱间:其实当年我是自赎的,带土就是赎金!

扉间:呵呵,你怎么不自渎!

泉奈:什么赎金,分明是哥不想让他白吃白喝,跟个牛皮糖一样!

鸣人:啊?谁喊我的说?

 

 

2193.

相认的相认,和好的和好,尘埃落定后

 

带土看着新出炉的双亲,牙疼:“为什么柱间是妈妈,你是爸爸???”

斑理直气壮:“因为做饭的都是妈妈!”

柱间哭诉:“可斑你总嫌我做的不好吃啊,宁可吃丁丁都不吃我的蘑菇饭!”

扉间冷漠拆台:“因为他们宇智波都是精致的猪猪女孩。”

正端着盆吃饭的泉奈:“……”

正端着锅吃面的佐助:“……”

 

TBC.

不要笑出猪叫

评论(31)
热度(773)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