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28

 

2194.

美国圣昆丁监狱梗

 

港港大陆有个著名的监狱——木叶监狱,这里正在实行让囚犯们积极学习核心发展观的哲学论文写作活动。

该监狱的典狱长千手扉间接受采访时表示:“从前七成被释放的囚犯都会在三年内二进宫,但从我们这里走出去的囚犯几乎没有再返回监狱的例子。”

“太可怕了!我宁愿在外面饿死也不想再进去写论文了!”一个刚出狱的宇智波小哥哭着说。

 

在网上一片学生狗的声讨中,监狱的两位狱警作为发言人站了出来。

宇智波鼬:《刑法量罪与犯罪率的关系探讨》

宇智波止水:《罪刑法定的当代命运》

典狱长再次发表声明,表示连他们的工作人员都能在半个月内和囚犯同吃同住后完成如此质量的论文,充分证明了出狱条件并不苛刻。

 

于是典狱长的大哥千手柱间第一个上吊,给其他囚犯起了非常不好的带头作用。

柱间同屋的狱友宇智波斑并不觉得彷徨痛苦,反而兴致勃勃地挥洒笔墨,一晚上就写出了极具fan动言论的文章,还领着柱间一起到处宣扬,被典狱长打成邪教,双双关了紧闭。

 

以细腻的文笔写了一篇揭露监狱种种黑暗的纪实文学泉奈聚聚鄙视典狱长:“你这个叛徒!说好的拆散他们!这样关禁闭不是方便哥哥约会吗!”

典狱长看着将自己描绘成早泄变态的手稿,满头青筋地拉下拉链,表示兄长的问题容后再议,攘外必先安内。

 

写脑残萝莉言情小说而在监狱爆火的宇智波带土一边奋笔疾书,一边伸腿使劲儿踹他的垃圾室友:“混蛋!你为什么又摊在床上看小说了!快点写!”

卡卡西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有气无力道:“我每天十个字的定额完成了,回头再说吧。”

带土怒其不争:“那你要哪年才能出狱啊!积极向上点啊!”

卡卡西瞥了一眼论文始终没通过的带土,拒绝承认自己是为了陪对方才偷懒。

 

鸣人拿着笔挠头,扭头开始求救:“佐助,论文的论怎么写啊我说?诶,这句话是逗号还是句号啊我说?这成语啥意思啊文献都是外星话吗我说!BLABLABLABLABLA”

佐助默默扯开朋友的被子,掏出两坨棉花碾成球塞进耳朵,心无旁骛地开始替这个大白痴写论文。

 

 

2195.

当战国F4在剑三全息游戏

 

作为一个大橙武冰心,宇智波斑一抬腿,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可怕的高抬腿笑傲全地图,无人敢惹。

直到他遇到了刚下山的一位戴黑长直假发的大师。

斑:“……”这秃驴的假发带歪了。

柱间:“喃密——脱佛,屎猪尝尝俺滴降么杵不?”

说着,这位河南腔的勇士缓缓掀起了you-know-who的裙子。

斑咧开血盆大口,做了个令人惊悚的微笑。抬手一个剑破就糊在了大师的灵山施雨,直接被自己的技能反弹了个踉跄。

柱间露出一排整齐的大白牙,嘿嘿道:“屎猪慢点,俺是洗髓和尚,泥手疼不?”

斑:“……”

 

扉间高贵冷艳的拽拽喵姐裙摆,微微下蹲耸肩,做出一个极其猥琐却实用的架势,隐身在路边准备劫镖。

然后他就看到死敌穿着一身金灿灿的华服,背着金灿灿的重剑,还为了装X不停往空中挥洒金灿灿的钱币。

扉间忍无可忍,在地图喊话:“这位少侠,你既然这么有钱能不能别骑个王八!”

泉奈得意一笑,给胯下的王八戴了个白毛假发,炫耀道:“我这坐骑可是万年神鳖,姓千手!”

扉间愤怒地冲上去缴械死敌,泉奈十分冷静,紧接着又掏出一把轻剑。

泉奈:“我包里99把武器,你慢慢来,不着急。”

扉间:“……”

 

斑泉兄弟作为标准的西湖二人转,没事儿就跑去千手营地面前转圈。

柱间、扉间:“……不是很懂他们在炫耀什么。”

泉奈兴致来了就喜欢抱起哥哥转圈,转着转着就发现哥哥不见了。

“斑啊啊啊——!”柱间喊得撕心裂肺,拔腿就向远方跑去。

泉奈:“?”

扉间兜头给他一巴掌,斥道:“哪有用风来吴山的姿势转活人的!”

 

2196.

卡卡西猛地从床上坐起,大汗淋漓。

他喘息许久,迷茫地看向屋内的摆设,这分明是他从暗部转岗出来前住的小宿舍。

卡卡西跳下床冲向卫生间,震惊地看向镜中那个面色苍白的少年。

关于四战、宇智波斑、辉夜姬的记忆逐渐模糊,卡卡西越发迷惑,难道自己真的只是做了个冗长的噩梦?

 

第二天,卡卡西整个人精神恍惚的站在四代火影身后做护卫。

是什么呢?到底忘记了什么?

他皱着眉努力回想,梦里应该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忘记了。

 

水门文件看到一半就被满头冷汗的小弟子拽住了袖口。

卡卡西焦急道:“水门老师,你相信我吗?”

“出什么事了?”

“带土还活着!真的!就在神无毗桥附近的山洞里!”

水门叹了口气,疲惫地揉捏眉骨,轻声道:“卡卡西,你又忘记了吗?带土的尸骨是老师和你一起挖出来安葬的啊。”

 

2197.

买了很久但是闲置的那些商品

 

——七日减肥瑜伽光碟

佐助:“……”

 

——快乐教育育儿手册(妹妹篇)

鼬:“……”

 

——三年上(忍)考五年模拟

带土:“……”

 

——木叶建村野史(by鸢)

斑:“……”

 

——避孕套

泉奈:“……”

 

2198.

秦王鸣正坐在王座上,霸气侧漏的冷着脸。

顾命右大臣带土忍不住嘴贱:“为什么还要插着镇山河上朝?”

左大臣懒洋洋接下茬:“八成是想模仿超长待机的先帝,一个镇山河两天半。”

 

自从先帝秦王柱给大秦忽悠来了军事家斑和纵横家泉奈两个外地人后,版图一扩再扩,大家都屈从于杀人狂魔和大屁眼子的威胁下,安静如鸡。

从那以后,秦王的必修课就变成了口遁。

秦王鸣晃头晃脑念念有词:“祖训说得好,没有翅膀的秦王不是好秦王的说!”

荆轲助正代表杀人狂魔先祖献上贡品,闻言怒起,眉头一竖,扭头就跟左大臣咨询:“弑君犯法吗?”

卡卡西还没张口,带土就嬉皮笑脸递过一把匕首:“不犯不犯,我们这儿从秦王柱开始就流行殴打上级!”

佐助抄起匕首就冲了上去,鸣人惊叫一声,从王座上窜起迅速躲到了柱子后面。

他和佐助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追逐,绕着大殿里三根柱子跑了二十来圈,生生把臣子们给晃得哇哇大吐。

“我们是朋友啊我说!”秦王鸣一边跑一边嚷嚷。

荆轲助恼羞成怒,啐了一口:“臭不要脸!谁跟你是朋友!”

“噫!”带土打了个冷颤,吐槽:“自从秦王柱宣称他和将军斑是朋友之后,全世界就再也不能直视这俩字了!”

卡卡西没搭理他,冲着秦王喊道:“鸣负剑!”

秦王鸣没听清,疑惑道:“毕福剑?星光大道?老师你是让孤唱歌吗?”

于是他绕完了柱子,战战兢兢探出头来,谄媚地对朋友笑:“噢……嗬!……噢…嗬!…噢…嗬!…”

佐助一脸懵圈:“你哮喘犯了?”

鸣人继续唱:“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佐助:“……”

 

群臣听到熟悉的旋律,在右大臣的带动下集体放声高歌,给大王当BGM。

带土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沉醉的唱:“杀噢!杀噢!杀你娃!杀你娃哦!”

卡卡西不甘示弱,拎着长袍就开始伴舞。

佐助:“……”

 

TBC.


评论(19)
热度(521)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