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29

本更有些画风崩溃,如有不适,请立刻关闭页面。

画风崩溃的罪魁祸首是朋友阿横

 

2199.

 

“从前有一对挚友,他们举案齐眉,相濡以沫,共同的爱好将他们捆绑在一起,简直就是上天的启示。”

柱漂亮的弟弟打断了他深情的朗诵,不耐烦道:“快去洗菜!”

“嘤嘤嘤,你真凶!”柱漂亮翘着兰花指娇羞地戳了一下白毛弟弟,掏出一面小镜子开始补口红。

斑美丽扭着腰走过来,风摆荷叶,雨润芭蕉,他昂首挺胸,十分女王范地指挥自己的小辫子弟弟把各种晚礼服一字排开。

“哥,只是个家庭聚会,你不至于吧。”小辫子弟弟无奈道。

斑美丽风情万种地瞪他一眼,斥道:“说你多少次了,要注重仪表!”他挥手拦下柱漂亮,从对方化妆包里掏出一瓶喷雾,谆谆教导:“你看看你,换季干燥要多补水的,我这瓶喷雾是无根水,对皮肤可好。”

小辫子绿着脸围观亲哥拍脸,柱漂亮么么哒了一下挚友,无视了泉奈高亢的呕吐声,将一兜子蔬菜都倒进洗衣机。

“啊啊啊——!扉间!!!”泉奈尖叫:“你家仙女把蔬菜放洗衣机了!”

扉间在厨房欲哭无泪:“快滚过来,你不食人间烟火的哥把包装盒当盘子,还特么打上了丝带!”

 

2200.

一些旧事

 

琳死后,带土曾试着潜入木叶。

他杀掉了一个暗部并成功取代了对方的身份,一路靠着演技平安无事地混进木叶。

刚得意没多久,他就被路过的四代目抓了壮丁。

“这是一份绝密的S级任务,”四代目非常严肃:“交给你了!”

 

带土一脸懵圈地跑去指示地点,打开任务卷轴一看,里面一行大字:“陪卡卡西聊天”

带土:“……”

BOSS愤怒地扔掉了卷轴,打算快快溜走,一推门就正好看到更衣室脱衣服脱到一半的白发少年。

卡卡西:“老师说你找我?”

带土:“……fuck u,六道仙人!”

 

于是带土硬着头皮冲上去执行任务,被迫听卡卡西缅怀了一晚上自己的英雄,百味杂陈。

 

无限月读完成后,专门给你个VIP好了。

带土一边摸着少年的小白手,一边不是滋味的想着。

 

2201.

累死累活赚钱养家【宇智波】VS与无所事事逗猫玩鸟【火影】

 

每个成功的火影,背后一定有能干的宇智波。

宇智波斑打天下,宇智波泉奈负责内政,宇智波带土控制舆论黑活,宇智波佐助被推到前台当楷模。

因为整体没事,于是火影们精力充沛而宇智波们工作繁忙,无心啪啪啪,回家倒头就睡。

 

【初代家】

柱间看着挚友香甜的睡颜,难过得想咬手绢。

诶等等?斑最近加班的话,那岂不是说我可以出去浪了吗?

第二天,大街小巷疯狂流传初代火影不堪闺中寂寞,离家出走。

斑:“……”

几个月后,柱间风尘仆仆扛着一串尾兽回村。

“我想死你啦!”他兴奋地拥抱了一下自己的挚友,问道:“路上遇到了风影雷影水影土影,他们看了我半天,让我跟你转达说不打仗了,他们投降,为什么呀?”

斑:“……”

 

【二代家】

泉奈迷迷瞪瞪打开门,直接倒在玄关打呼噜。

扉间掏出手机全方位把死敌的蠢样拍下来后,拖着对方的两条腿进了卧室、

第二天,泉奈在电脑上看到一个未命名的视频,打开就发现是二代目丧心病狂J“尸”

泉奈:“……TMD千手扉间!你要不要脸!老子累死累活三个月赚的钱,你一转眼就给花没了不说,连睡着的人都不放过!禽兽!”

二代目充满爱意地摆弄着新入的设备,耳朵里塞满了棉花。

 

【六代家】

带土一进门就开始装娇弱:“好累……宝宝要安慰……”

卡卡西双眼冒光,兴奋道:“你累!太好了,快睡觉!”

然后他强行把发小捆成粽子塞进被窝,打开最新的精装版亲热天堂以示庆祝。

带土:“……”

第二天,难得睡了个好觉的六代火影红光满面,精神焕发,连皮肤都发光。

 

【七代家】

第一天

穿着火影袍的鸣人:“萨斯给——!”

佐助:“今天累,奏凯。”

第二天

穿着橙色夹克的鸣人:“萨斯给~~!”

佐助:“困,奏凯!”

第三天

穿着LO裙的鸣子酱:“萨~斯~给~君~!”

佐助:“喂,木叶警署吗?我要报警,有个大丁丁女孩正对我恶意性骚扰!”

 

2202.

战国那些事(恶搞,胡扯,别信)

 

柱间担忧的看着弟弟眼下青黑,问道:“在我镇守族地的时候,扉间你都出去做了什么?怎么这么憔悴?”

扉间阴森森道:“我去弄了些宇智波的情报!”

柱间:“结果呢?”

扉间:“成功收集了一些宇智波的基因!”

柱间看了看弟弟头上的技能栏【房中术9级(50/100)】明智的决定闭嘴,不让自己这个满级大号戳破弟弟脆弱的自尊心。

 

无独有偶,泉奈也匆匆赶回族地,跟斑汇报自己的收获:“哥!我弄来了千手嫡系的细胞,咱族里有关于诅咒类的禁术么?”

斑心情复杂,自家弟弟怕不是想杀柱间想疯了。

一个月后,禁术成功了。

泉奈十分兴奋:“这下就能诅咒他们体虚而死了!”

斑怜悯的看着他,心想就柱间那奇葩体质,再加十个诅咒都吸不干。

然而泉奈没想到,搞来的千手细胞遭到了样本污染,里面混着一部分他自己的细胞。

于是可怜的宇智波二把手就这样体虚了……

然而这样怎么能让一个生活在天才阴影下的宇智波放弃呢?

泉奈越挫越勇,准备再盗一次千手嫡系细胞。

 

当夜,泉奈惊奇的发现诅咒居然是有用的,仗着仙人体撑住没有体虚的扉间居然肾虚了!

泉奈:“哈哈哈!真快!”

扉间:“……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诅咒断子绝孙,这个明明更狠吧。”

泉奈:“Σ(°△°|||)!”

 

两个月后,泉奈更后悔了。

他吐得昏天黑地,仰天怒吼:“为什么没诅咒白毛断子绝孙。”

然而宇智波的抗击打能力不是盖的,泉奈带着新长出来的万花筒写轮眼上了战场,光明正大开始威胁对面的千手族长:“千手的人给我听着,你们嫡系被我绑架了!”他拍了拍肚子,吼道:“就在这里!”

斑震惊无比,连铁扇脱手砸到脚都没反应过来。

“你把谁吃了!”柱间大惊失色,猛然想起什么:“你把扉间吃了???呜哇哇哇哇——”

斑松了口气,一边抱着被砸肿的脚丫子单腿跳一边唾弃自己思想太过污浊。

柱间哭成了花洒:“我就说扉间怎么做个简单的情报任务好几天没回来,你死的好惨啊弟弟,呜呜呜呜——”

他哭的太伤心,旁边一个千手小哥也跟着哭了出来。犹如传染病一般,千手们纷纷放下了武器,放声大哭。

宇智波们看着鼻涕泡都出来的敌人们,嫌恶地倒退五十米,纷纷掏出手帕捂住口鼻,以防被千手的飞沫传染。

 

斑青着脸回想起自己弟弟还是个可爱团子的时候,别人给什么都往嘴里放,包括苦无、起爆符、通灵兽等等,他不得不惊悚地承认挚友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他抓住泉奈的肩膀,猛烈摇晃:“吐出来!快把脏东西吐出来——!!!”

泉奈本就觉得干呕难忍,被亲哥一推,哇一声吐了一地。

此时,恰巧衣衫不整的千手扉间用飞雷神定位赶到现场,大家都惊呆了。

柱间、斑、群众:“卧槽!真的吐出来了!”

 

事后,宇智波和千手们决定结盟。

千手们心想:“太可怕了,再不结盟说不定哪天就被老仇人吃了!”

宇智波们心想:“太可怕了,再不结盟就要被这群鼻涕眼泪糊一脸的千手仙人跳了!”

 

宇智波族地

刚冲完澡的泉奈经过族地走回自家大宅,周边的宇智波们纷纷对他的肚子报以憧憬的目光。

“听说没,那里面都是千手副族长的肉啊!”

“泉奈大人真是厉害,居然什么都能吃!”

“千手也很厉害啊,这肉这么久了都还不消化,大人的肚子看起来更鼓了!”

泉奈:“……”

 

溜进宇智波族地想跟死敌串口供的扉间刚走了没两步,就被族地后厨的宇智波们发现了。

他们尖叫一声,扔掉了锅碗瓢盆,夺路而逃。

“夭寿啦!隔壁被吃掉的千手变成厉鬼复仇来啦!!!”

扉间:“……”

一个来不及溜掉的宇智波小哥颤颤巍巍问道:“您、您好,请问您是白无常大人吗?”

扉间:“……”

 

打晕宇智波小哥后,扉间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在死敌的大宅里看到了亲哥!

而且看大哥那熟稔的模样,分明是常客啊!

一个不留神,他就被野兽直觉的柱间发现了:“扉间?你在这干嘛?”

扉间用了0.0000001秒整理思路,义正言辞地掏出一张鬼画符塞进大哥怀里,严肃道:“不干吗,你记得偷偷把这个印记放在宇智波斑身上。”

柱间好奇道:“这是什么?”

扉间一本正经胡诌:“这是个许愿符,你用了它,宇智波斑就会答应你的愿望。”

柱间满意地被忽悠走了。

扉间松了口气,再次发动飞雷神落在死敌身边。他还没来得及吐槽死敌这个猥琐的蒙面打扮,就被扑鼻而来的浓郁味道熏了个踉跄。

“混蛋!为什么在茅坑约我!”千手捏着鼻子道。

“废话,这里最安全!”宇智波怒怼。

“你的肚子——”扉间刚说了一半就被打断,泉奈焦急道:“还记得上次咱们合作清扫的那个诡异村子吗?你是不是把村长家里的符偷走研究了!”

扉间十分心虚,并不想说自己刚还把一张赃物给了大哥。

泉奈怒道:“白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助孕符!”

 

另一边

柱间美滋滋地给斑炫耀:“斑!你看,这是有用的许愿符,让我把他贴你身上吧!”

斑冷着脸把这个逗比糊在地板上,随手将那张符贴在了千手族长后脑勺,撩起和服下摆骑了上去。

 

几个月后,谣言四起,整个忍界都在疯传千手柱间女扮男装。

柱间:“QAQ弟弟,你坑我!”

扉间:“……”

 

2203.

十尾天地异变,卡卡西和带土双双卷入神威对峙

神奇的是,作为无法调和的敌对立场,这二人竟然没一个用刀,而是互相对对方轮出小拳拳捶胸口。

打了一会儿,两个影级忍者都发现了对方放水的事实,于是他们不约而同专为攻心洗脑。

卡卡西说到一半,突然灵光一现,心想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跟带土互相BB?正确的做法难道不是“敌羞,吾去脱他衣”么!

他看了看带土的衣服,觉着不太好脱,于是解开了腰带开始脱自己裤子。

童男带土哪里见过这阵仗,尖叫一声向墙角缩去,结结巴巴嚷道:“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卡卡西发现这招有效,阴险的逼近对方:“你降不降?”

带土红着脸蜷成一团,完全不敢看卡卡西:“不!”

卡卡西想了想,是不是只脱自己裤子不够给力?

于是他踢翻了战战兢兢的带土,骑上去扒裤子。

“士可杀不可辱!”带土泪奔着挣扎,大喊道:“我的身心都是琳的!我才不喜欢男人!啊啊啊耍流氓啊你这个不要脸的白毛!”

卡卡西满头黑线,吐槽道:“谁说你喜欢男人,你的思想怎么这么——”

话音戛然而止,卡卡西盯着带土裆部,表情专为鄙视和嫌弃。

带土捂着举起白起的裆部,恼羞成怒:“你别看!”

语气恶劣之极,那一刻,卡卡西犹如仔卡附体,脾气上头就去掰带土的手,完全忘记自己快三十不是十三。

两个人在地上滚来滚去,激烈程度和神威外如火如荼的战斗有一拼。

 

翻滚途中,二人的裤子一起掉下平台,两个人顿时傻眼。

带土、卡卡西:“……”

气氛异常尴尬,卡卡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带土立刻反射性脱了袍子给他披上。

卡卡西缩在袍子里擦鼻涕,恨铁不成钢地掏出亲热天堂指给带土看:“你应该这样,像这页的XXX和OOO,然后*&%&^,怪不得追不到琳啊你这个蠢货!”

带土瞪圆了眼,感觉自己死忠粉的名誉受到了挑衅,他叉腰怒骂:“XXX和OOO才不是CP,明明TTT才是真爱!你这是邪教!”

两个人热烈地研究起了情色小说并开始撕CP。

 

当他们从神威里出去的时候,发现满场忍联群众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还有不少好事分子拿出了坚果零食席地而坐,仿佛在看露天电影。

带土疑惑扭头,就发现那个日天日地的宇智波斑正在给初代火影秀胸肌。

斑:“叫你做个美容你不去!你看这张脸气色比你好多了!”

柱间委屈巴巴:“但木叶小作坊太多,美白针不靠谱啊。”

带土的腿毛迎风飘扬许久,都没人注意到,他森森地觉得自己BOSS的权威被冒犯了。

 

然而七班三挂比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家老师。

他们看着老师迷人的大白腿,满脸鄙视。

小樱冷漠脸:“战斗到只剩裤衩?”

鸣人举手道:“卡卡西老师你屁股冷吗我说?”

佐助嫌弃道:“然后因为冷,让带土给你摩擦生热么?”

卡卡西欲哭无泪:“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听我解释!!!”

 

TBC.


评论(28)
热度(581)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