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31

 

 

2210.

鸣人又开始扯着嗓门抱怨:“每年总有那么几个月,我在认真上班,而我爸妈却在朋友圈里晒各种旅游风景,好生气啊我说!”

佐助冷漠道:“这不是你赖在我家的理由。”

卡卡西一人给了一巴掌,训斥:“这不是你们俩来在我家的理由!”

泉奈端着扉间做好的烤鱼放在桌上,无奈地看着卡卡西:“这不是你这个岁数还啃老的理由!”

柱间抖了抖报纸,端起长辈的架子语重心长:“可是泉奈啊,你们现在住的是我家啊?”

下班回家的董事长斑鄙视所有人:“我才是房主!”

带土总裁跟在斑后面拎包,努力抗议:“现在全家都靠我挣的钱呢好吗!”

 

N米开外的别墅里

“哎,咱们新搬来,要不要去拜访一下隔壁啊?”宇智波小哥问。

“别别别,那房子一看就GAY里GAY气的,小心传染!”千手小哥答。

 

2211.

鼬慢慢降低了车速,鼻尖还萦绕着海风的味道。他扯开领带,疲惫地灌了一口咖啡,将车停进休息区的修理厂。

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就连父母的海葬仪式也进行的那样仓促,还在上小学的佐助趴在后座睡得昏沉,鼬一时间竟有些迷茫,不知自己接下来的人生应该怎样度过。

 

工作人员打断了鼬的思绪,为难地指了指正在打小呼噜的男孩。

鼬叫醒了弟弟,远远站在路边点燃一根烟来维持清醒。

他已经熬了一周多,眸中血丝遍布,眼下青黑浮肿。鼬拿出手机打开邮箱,一遍遍查看集团内部的邮件,如山般沉重的压力压在肩上,他感到无端的疲倦和无奈。

小小的佐助困到睁不开眼,跌跌撞撞地跑过来打掉哥哥手里的香烟,不待鼬训斥便抱住哥哥小腿蹲在地上,十分依赖地闭上眼睛。

鼬看着小家伙脑袋一点一点,靠着自己半睡不睡的模样忍不住扬起嘴角。

他摸了摸佐助略扎手的短发,福至心灵般明悟了自己应做的事。

 

 

宇智波鼬活了很多年,他陪伴着弟弟长大,叛逆,看着小小的男孩逐渐成熟,变得比自己更高,结婚生子,幸福一生。

 

2212.

感谢阿澜供梗

带土:话说你们为什么生生世世都要纠缠?查克拉又不是磁极,还带吸引的?

卡卡西:怕不是一个手串上撸下来的珠子。

 

泉奈:胡扯!哥哥上辈子就算是首饰也是钻石!

扉间:你的关注点是不是有点歪?

 

佐助:所以我是钻石?

鸣人:那我肯定是戒托啊我说!

卡卡西:你托不住。

 

2213.

平行世界,斑泉相差年纪很大

 

柱间老师在今年招生报名的时候,遇到一个奇葩家长。

此人冲天长发,面容俊美,气势逼人,搂着一个精致的小男孩威胁道:“我弟弟来你们这里上学,绝对不能发生一点意外。”他从怀里掏出一把枪顶在柱间眉心,低声道:“这个孩子可是我家留着做种的,不能打不能骂,好生伺候着!”

柱间老师不急不缓地把手放在枪管上,笑呵呵地挪开,无视对方惊悚的眼神,温柔道:“放心吧,我们木叶私立学院从小学到高中全部是精英教育,我自己的弟弟也在班里,会照顾您家孩子的。”他饶有兴致的端详着对方用力憋到有些发红的面庞,低笑:“这位家长,不如您给我留个联系方式?”

柱间老师以不容抗拒的力量握住对方莹白的手掌,再次重申:“交给我吧,您放心。”

是孩子交给你,而且我一点也不放心!漂亮家长一边腹诽一边怒瞪。

 

在柱间老师的死缠烂打下,他终于和那位叫斑的家长联系上了。

二人兴趣相投,经常谈天说地,三观和思维都异常合拍,没过多久就俨然一副难舍难分的黏糊样。

“斑,你为什么要靠弟弟传宗接代?泉奈还那么小。”柱间疑惑问。

“因为我是基佬啊。”斑神神秘秘地回答。

柱间激动地搂住朋友,兴奋道:“太好了!我也是基佬啊斑!”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开玩笑!斑一边腹诽一边挣扎。

 

没多久,斑就掉进了这个黑长直的坑里,一辈子也没爬出来。

 

十年后,斑接到噩耗,自家弟弟居然也是基佬!

“没有比这更令人绝望的了!”斑怒咬朋友撒气。

柱间想起自家弟弟,十分心虚地劝道:“不然咱俩去试管一个?”

 

又过了几年,斑发现了更令人绝望的事。

他弟弟可以另类的传宗接代,不止帮他,也可以帮柱间家。

柱间:“……斑,你就不要再去科学院写大字报说什么打倒黑科技了好吗……”

 

2214.

进入青春期的佐助总是有着祖传的少年情怀,文艺而忧伤。

鸣人十分关心朋友:“佐助,你又怎么不开心了我说!”

佐助忧郁地叹了口气:“最近肚子好大,我是不是怀孕了?”

鸣人吓了一跳,惊道:“难、难道是之前我亲了你的脸?”

佐助更忧郁了:“估计是。”

 

整件事很快传到了鼬的耳朵里。

作为贴心大棉裤,佐助最爱的亲哥在卫生间里悄悄放了一管验孕试纸。

佐助发现后小心翼翼地避开家人,试了一下。

试纸逐渐浸湿,显示出一行字。

“你只是胖”

 

2215.

卡卡西开着他那辆三菱Lancer,将油门猛踩到底,单手快速揉方向盘,紧贴着前方的SUV滑行而过,碾过白色实线在黄灯倒计时还剩一秒的瞬间冲过路口。

后方传来一片刹车声,卡卡西没兴趣看那些愚蠢的司机追尾的场面,淡定地拐进小巷,停车回家。

 

将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卡卡西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仰头猛灌,他掏出手机点外卖,思绪逐渐飘散。

 

他刚工作不久的时候,经常能接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推销电话。

有一次,本想立刻挂掉,听筒里却传出一阵急促的沙哑嗓音:“您好,我们是XXX投资机构,您对我们不感兴趣吧,咱们聊点别的好吗,我们每天电话时间有任务的,您跟我聊什么都行真的…..”

卡卡西听着电话那边略带哭腔的声音,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是他和带土相遇的开端。

 

草草吃了外卖,卡卡西十分疲倦,袜子都没脱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午夜,电话铃音突兀响起。

卡卡西睡眼惺忪地按下接听键,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休……结束……编号……”

他迅速挂断这个骚扰电话,却烦躁地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卡卡西挠挠头发爬起来,脱了脏衣服进浴室冲澡。水雾氤氲中,他扭头瞄了一眼镜子,愣在原地。

那是一个黑色短发的陌生青年。

卡卡西打了个冷颤,瞬间清醒无比,他连忙用手抹了抹镜面,却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他的喘息逐渐急促,湿淋淋地冲出浴室,疯狂地在垃圾桶里翻找。

脏污的外卖包裹上有一行小字。

“你的休假结束了,编号O。”

 

 

 

TBC.


评论(44)
热度(450)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