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粉,柱斑,鸣佐鸣,带卡带,扉泉扉,修因,止鼬,丧病,慎入

木叶高等病院234

 

2233.

接2215条,指路:

http://qinci86.lofter.com/post/3f595f_128e23c0

 

并不是错觉。

 

卡卡西回到屋内,赫然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位桀骜不驯的长发男人,他双眼紧闭,看上去睡得很熟。

卡卡西向那人伸出手去,却被中途截住,那男人骤然睁开双目,犀利的眼神溢满了杀气,近而转为轻蔑。

男人站起身来,衣领下滑露出大半带有诡异刺青的胸膛,他随手拨弄额前碎发,似笑非笑道:“五百万,滚出兔崽子的视线。”

卡卡西沉默片刻,摘下口罩唇角维扬,他笑得纯粹:“怎么也要八百万吧。”

男人哈哈大笑,从口袋里随口翻出一张黑卡扔在卡卡西脸上,转身离去。

 

“安家费有了啊。”卡卡西摘下假发笑道。

 

2234.

柱间百无聊赖地敲着方向盘,跟斑分开的每一秒都让他如隔三秋。

他一边构思着结婚三十周年的礼物,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条团扇内裤盖在脸上,迷醉地呼吸着挚友的味道。

当斑拉开车门,大刀阔斧地坐到副驾驶时,柱间已经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憨厚模样,他担忧道:“顺利吗?”

“兔崽子是真的长大了,都懂得变装骗我了。”斑满意地点点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发现他自以为敲诈来的安家费是自己的卡。”

 

2235.

泉奈对兄长的挚友不满已久,那可恶的千手看上去政治爽朗,根木头一样不开窍,实际上总是光明正大吃他哥豆腐,还偷内裤!

泉奈愤愤不平的对“盟友”抱怨。

“盟友”全神贯注地把改版按摩【哔】做好,一脸严肃反驳道:“你这话我就不同意了,变态的只是大哥,不是千手。”

手里被塞了根【马赛克】的泉奈:“……”

 

2236.

带土:为什么你又去跟那只绿毛龟比吃辣了啊!

卡卡西:反正他吃不过我。

带土:辣是痛觉不是味觉好吗!你是抖M吗!

卡卡西:我只是忍痛能力高,倒是你这种吃两口就倒下还偏要吃的才是抖M吧

 

2237.

七代目最近也很烦恼

他发现已经很久没见过被自己撩拨到面色通红羞愤诱人的朋友了。

反而自从佐助头发变长之后,每次都是自己被迷得神魂颠倒。

 

鸣人决定上火影群里求助。

前辈火影们十分同情他,纷纷感同身受道:“宇智波就是越年长越毒。”

扉间:“年少的时候,每次都弄得像我强他,现在每次都像他强我。”

卡卡西:“想当初还是我把带土骑哭,现在他比四战那会儿还充满攻击性,我只想睡觉……”

柱间:“斑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特别好糊弄,不知不觉就变得比我还老司机,唉。”

众人:“等等,小时候?!”

柱间:“嘿,惭愧惭愧,战国时代嘛。”

 

2238.

有毒的宇智波们坐成一排跷二郎腿,集体接受火影们的审视。

 

带土单手托腮,冷着脸一副不耐烦的大佬表情。

泉奈双腿交叠,硬是把家居服穿出英伦贵族风范。

斑两臂伸开,舒展身体倚在沙发上,张扬桀骜。

佐助拿着书微微低头,刘海遮住半边脸,看上去柔和俊朗。

 

“果然有毒!”某两位单数火影默默蹲下身捂住鼻子。

双数火影们嫌弃地后退,各自嘲讽。

 

扉间:“你把自己往腐国方向打扮,GAY里GAY气的不怕发际线秃掉吗?”

泉奈:“……你居然说我GAY?”

 

卡卡西:“闹够了没,我这儿有医嘱说了禁糖,你高不高兴也得维持低GI饮食。”

带土:“……嘤。”

 

 

2239.

人到中年,冲动和无措早被阅历抹去,打磨出的风情和性感才是时光的馈赠。

 

佐助早已不害羞躲避,他会坦诚地跨在朋友腰间,将鸣人的手放在自己胸前最需要抚慰的果实上。倍感愉悦之时,佐助喘息着把修长白皙的五指插进鸣人发丝缓慢摩挲,腰腹用力挪动,他满意地欣赏着朋友痴迷的湛蓝眸光,低声在鸣人耳边呢喃对方的名字。若是鸣人此刻抬头,他便扣紧朋友后脑,霸道地吻上去,从唇角吻到鼻梁,额头相抵,亲昵的用牙齿微咬对方鼻尖。

佐助喜欢看鸣人失去理智的样子。

哪怕人到中年,学会了妥协和沉稳,却依旧会在这时变回那个十七岁的毛躁小狐狸。

他喜欢这样的鸣人。

 

2240.

七代目也喜欢这样的朋友。

 

但七代目脸上的疲倦和黑眼圈表示他的肾可能不太喜欢。

 

2241.

佐助睡着了。

 

鸣人抱着他沿着长长的街道缓慢往宇智波大宅走去。

 

 

 

 

“七代目这是要去哪,村东边只有荒地啊。”

“嘘,小声点,没看到七代目抱着骨灰盒吗!”

TBC.

 

喜欢中年佐助

但很难he

评论(42)
热度(517)
© 千手阿颜 | Powered by LOFTER